首页 散文 正文

「夜读 · 散文」谢谢你表扬我

新浪新闻
2021-08-29 读取中...

驶向大西北的车厢里洋溢着蕃昌欢跃的气氛,身着崭新 军装 的新兵们感奋地畅想着即将到来的 军旅 糊口。而我落寞地看着窗外,一言不发,脑海中不竭闪过入伍前的种种蒙受。

出生在湘西贫穷乡下,从小陪同我的是与怙恃聚少离多的糊口和顾此失彼的经济前提,让我变得敏感而自卓。

去年高考名落孙山,成为“压死骆驼的末了一根稻草”,合法我几近倒闭时,父亲把我拉到镇武装部:“你报名从戎吧!”轻描淡写一句话,逼我这个“丑小鸭”穿上 军装 ,踏入虎帐。

刚进宿舍,一张春天般的笑貌就迎上来:“沿路累坏了吧,快喝口水!”边说边给我倒水,一时间我束手无策,下意识赶紧摆手:“不消管我,真不消。”一不小心竟将纸杯打翻在地,这下我慌了神,狼狈地杵在那儿那边惊惶失措。

他淡定地捡起杯子说:“我来整理,快坐下歇歇,这是你的床铺。”这个脸上老是洋溢着笑容的人就是我的 班长 ,他叫王义元。

由于走不出曾经的迷惘,我对军事训练提不起诙谐,习惯性地耷拉着脑袋站在队尾,行列步队、体能都跟不上。

星期天的班务会上, 班长 说:“今天我要表彰一下杨胜龙,同道们猜猜为什么?”大伙不解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我,我自身也是一头雾水。“诸位垂头看看自身的 作战靴 ,再看看杨胜龙的 作战靴 。” 班长 说。

在一排“灰头土脸”的 作战靴 里,我脚上洁净锃亮的靴子显得格外精明。哦!大伙豁然开朗,有人冲我竖起大拇指。

班长 说:“着装非小事,它响应出一个甲士的精神面貌,杨胜龙这种‘讲究’值得肯定。昨天早上,我还发明他把厕所里倒在地上的拖把架悄悄扶起来,大众要向这种好人好事学习。”

像我这么鄙俗的人公然被夸奖了,我有点不信赖,坐在凳子上,内心除了感动,更多的是内疚。

班长 把目光转向我,接着说:“皮鞋擦得亮,陶冶有对象。但愿杨胜龙在军队上多走心,尽快补齐单个甲士军队手脚这块短板!”我麻利起立、挺胸、昂头,大声道:“是, 班长 !”

周末和家里通电话,分享着行列步队糊口的感想。

父亲说:“之前我一直担心你不宁愿,目前感受你离不开了。”父亲话音刚落,我脑海立刻浮现出的是 班长 的笑颜和他的每一次表彰。

我想说:“王 班长 谢谢你 夸奖我,让我 军旅 第一步迈得镇定自尊!”作者:杨胜龙非常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概念,不代表新浪网概念或态度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余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三十日内与新浪网关联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本文作者:新浪新闻 网址:http://waxscratcher.com/p/320797272207.html发布于 2021-08-29。